了凡四训讲解网

南宋的灭亡与江南的统一,南宋灭亡历史资料介绍

发布时间:2022-11-23 15:10:42作者:了凡四训讲解网
南宋的灭亡与江南的统一,南宋灭亡历史资料介绍 1259年末,忽必烈与贾似道在鄂州订立城下之盟,蒙古退兵。贾似道向宋廷隐瞒了议和、纳币之事,以所杀获俘卒上功,谎称“诸路大捷”、“江汉肃清”。之后,长期甘弱幸安的宋廷对来自北边的严重威胁置若罔闻,“从容如常时”,仍然沉溺于穷奢极欲之中,南宋政权的腐败发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贾似道擅权无上,集百官议事时居然厉声斥问他们:“诸君非似道拔擢,安得至此?”时人至有“辇毂谁知有赵皇,宫廷也只说平章”之讥。被誉为“真将才”的刘整受统帅吕文德、俞兴忌恶构陷,被迫北降,“蒙古由是尽得国事虚实”。甚至当襄阳已下,元军“旦暮斧斤不绝,整兵练众,意在渡江”之时,宋朝的方面大员中仍有人认定“渔舟如叶,江涛渺然”,北兵自然攻不破“长江天堑”。朝廷大权掌握在这样一班将相手中,遂使宋朝爱国军民一城一地的英勇抗战终于不能挽回亡国的命运。

  刘整降蒙后向忽必烈建议:“攻宋方略宜先从襄阳。”至元五年,忽必烈命阿术、刘整督军,攻宋军重镇襄阳,“张平宋本”。元军于汉水东岩的鹿门山和白河口等筑堡,以逼襄樊。由于守城之战素为宋所擅长,元军意在以长围久因克复之,故于同年立河南行省,经理屯田,就便供给襄樊前线。六年,命史天泽至前线经画。史天泽用张弘范建言,“城万山以断其西,栅灌子滩以绝其东”(《元史·张弘范传》)。七年,又筑实心台于汉水中流,置弩炮于其上,与夹江堡相应;继而复筑围城,完全切断了救援襄阳的陆路。同时,由刘整选卒七万,日练水军,以济己之短。宋人援襄之兵多次失败。八年,宋将范文虎率舟师十万来援,至鹿门山大败,船舰百余及辎重全部落入元军之手。九年,宋将李庭芝又遣民兵都统张顺、张贵自襄阳西北清泯河乘舟突入重围,接应襄阳。张顺、张贵先后战死,襄樊之围仍不得解。是年,元军对樊城实施攻坚战。

  襄阳和樊城隔汉水南北相望。宋人列木植江中,贯以铁索,上造浮桥,互相应援。冬,元军断木沉索,焚毁浮桥,绝两城间的联络,并用回回炮猛击樊城。至元十年正月,樊城破。襄阳守将吕文焕见大势已去,即向元军投降。到这时为止,宋军苦守襄阳首尾达六年。时论对吕文焕出降虽有“须知李陵生,何若张巡死”的批评,但对他兵尽力竭,不得已而出此之举仍寄于同情之心。汪元量在《湖山类稿》的《醉歌》中唱道:“吕将军在守襄阳,襄阳十年铁脊梁。望断援兵无消息,声声骂杀贾平章。”

  攻克襄樊之后,阿术奉命移军略淮东,游弋扬州城下。

直到这时候,忽必烈仍未最后下定一举灭宋的决心。十一年元月,阿术入觐,坚请兴师平江南。诏令相臣会议,史天泽也力主平宋。在几经犹豫以后,忽必烈终于接纳了阿术、刘整等人的建言。他遣使潜入宋境,到信州(治今江西上饶)龙虎山问天命于张天师,当即在此前后。

  至元十一年三月,元廷调兵数十万,以伯颜、史天泽(寻以疾还)、阿术、吕文焕行省荆湖,由江汉图宋;以合答、刘整、董文炳等行省淮西(八月改为行枢密院),驻扎正阳,“南逼江,断其东西冲’;以淮东地区地元军授大将察罕统一节度,配合攻宋,构成三路进兵态势,而以伯颜一军为主攻。七月,伯颜等将领陛辞,忽必烈叮嘱他要效法曹彬,“不杀”而取江南。九月,伯颜亲自领军,自襄阳沿汉水趋郢(令湖北钟祥),揭开大举灭宋的战幕。

  时宋军在郢州聚重兵十万,夹汉水而城,铁索横江,阻遏元军水师。伯颜弃城不攻,由藤湖绕过郢州,复舟行汉水,长趋直入,于十二月抵达汉口。宋淮西制置使夏贵以战船万艘列置江中,戍重兵于江北重镇汉阳军、阳逻堡,与江南鄂州互为应援,力图阻拦元军从这里入江东下。伯颜麾军佯攻汉阳,扬言将由汉口入江,同时暗遣别骑倍道袭取沙芜,计成。元军遂从汉水下游开坝导水,接通沦河下游水域,使舟师得以由此进入大江。而后又佯攻阳逻堡,别遣精兵溯流西,屯于青山矶对岸:至夜,抢渡大江,占青山矶,起浮桥引大军绝江而南。夏贵闻元军渡江,大惊,引麾下三百艘遁还庐州(今安徽合肥)。元军克阳逻堡,南宋江汉守军士气瓦解,汉阳、鄂州、德安(治今湖北安陆)相继投降。

  是年底,伯颜留阿里海牙兵四万于鄂,以规取荆湖,自己与阿术领兵沿江东下。次年三月,阿里海牙于洞庭湖口击溃宋高世杰军;四月,攻取江陵,荆湖北部州县多降。阿里海牙的这一胜利,完全解除了伯颜“上流一动,则鄂非我有”的后顾之忧。忽必烈对攻宋能否成功信心不足,伯颜南征后“使久不至”,竟命杨恭懿入殿卜吉凶;济江下鄂之捷闻,仍未完全消释其疑虑。他夜召姚枢入内,说道:“朕昔济江而家难作,天不终此大惠而归。今伯颜虽济江,无能终此与否,犹未可知!是家三百年天下,大命未在吾家,先在于彼。勿易视之。”直至阿里海牙下江陵,他才放心他说:“东南之势定矣”,乃敢在京师排宴志庆。

  伯颜与阿术自鄂州顺流而东,仍以吕文焕为前军。宋沿江将帅多为吕氏旧部、门生,每不战而降。十二年二月初,元军进至安庆,在这里与从正阳南下的董文炳会师,又进至池州(治今安徽贵池)。南宋自鄂州失守,阖朝震惊。贾似道迫于太学生及群臣的舆论压力,只好亲自都督诸路军马,集诸路军十三万,上表出师。他与夏贵会师江上,复进至芜湖。这时候,他还想以岁纳市与元军议和,遭到伯颜拒绝,至元十二年二月,伯颜自池州向东推进,与宋军遇于丁家洲。伯颜部骑兵沿大江两岸掩杀,举巨炮猛轰宋军,阿术则驱船舰突入宋水师。宋前军孙虎臣战线动摇。夏贵见状不战而走,以扁舟掠贾似道船,对他喊道,“彼众我寡,势不支矣!”贾似道惊慌失措,下令退师。宋军全线溃败,军资器械全为元军所获。伯颜军进至建康(今南京),不战而降镇江,时近暑夏,遂遵旨驻兵建康、镇江休整。五月,伯颜奉召赴阙议事,攻宋战争稍有间歇。

  入秋,宋沿江制置使赵晋、枢密都承旨张世杰等陈舟师于镇江水面,邀元军会战。宋水师“舳舻连接,旌旗蔽江”,每十船为一舫,连以铁锁,以示必死。时伯颜北觐未归,元军由阿术指挥,分兵逆战。元军以火延烧宋师篷樯,宋军大溃,董文炳军追张世杰至海。自此战后,宋人基本上失去与元军正面交战的能力。江北扬、泰等州,江南常州等地虽都婴城固拒达数月,却已无法阻止元军南进的破竹之势。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  • 了凡四训原文

  • 了凡四训详解

  • 了凡四训念诵

版权所有:了凡四训讲解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