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凡四训讲解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伟大的父亲

发布日期:2019-11-15 10:13:10|编辑:

伟大的父亲

高雄监狱 八工·高同学

阿弥陀佛阿弥陀佛.阿弥陀佛………

随著唱诵佛号庄严的气氛中,却把我的思绪拉进了因果业报的体会中。我无法像海涛法师及杨老师所说,能够专心念佛,一心不乱。我知道这是定力不够,更重要的可能是本身业障太深太重,压著脑门无法开通。可是我真的是抱著一颗忏悔之心来参加这佛七法会。我真诚的祈望藉由佛祖的指引,能让心灵得到片刻的宁静。

回首来时路,一味的在寻找追求名利的捷径,沉迷于物欲的享受,用一种虚拟架构的尊严,以自欺欺人的行为在追寻名利的岁月中排遣青春,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,还换得一场牢狱之祸。

扪心自问,这辈子从没想过要害任何人,但却在一场无明的冲突中,造成对方死亡。我开始怀疑命运是什么,它像一双手躲在背后,操纵著每个人的悲欢离合,你看不到它,也摸不到它,却隐隐约约的知道,它存在著。就像我的被害人为何会发了疯似的追杀我,而我又为何会误杀了他,难道这不都是背后那双魔手在作怪吗?其实在这几年的囹圄中,我多少接触了些宗教书籍,心里早已承认,原来这双魔手是自己累世所带来的业报!

四十岁了!人生不晓得还有没有再一次的四十个年头可待追寻?就像木栅动物园的大象林旺一样,从缅甸开始流浪,就注定了它颠沛流离的一生。对变化无常的生命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的,实在太无奈了。直到今天,我才清楚的看到自己一张惶惶惑惑的脸,这样的成长过程,真堪悲矣!再过一个多月我已满四十岁了。这阵子益感生命消逝之快,已无生命可再浪费。回顾我这迷糊的一生,究竟对亲人及社会有何贡献,严格算来实在少的可怜。去年四月一日愚人节,我父亲跟我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,也就是农历二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涅槃的大日子,父亲往生了。

\

‘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'这句话我十几岁就会写,也略懂它的意思,而今我四十岁了,才清醒的咀嚼这几个字,并报应的承受这句话所带给我的折磨。他老人家和观世音菩萨同一天涅槃,祈求菩萨的牵引,带领父亲顺畅的往生西方极乐世界

父亲也是佛教徒。他信奉佛教,其实是因为我在囹圄期间,常抄写经文寄回去给他。为了鼓励我,他高兴的跟我说,他也要信佛教了。他还说我同父异母的大哥也当过和尚。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,大哥被缩争垂死之时,被一个和尚救活了,并带到深山的寺庙住了三年。由于惊吓过度,不再说话,所以住持就给了他一个佛号叫‘无言',直到今天大哥都还自称是‘无言'居士

我父亲是个有肚量且非常善良的人。他的伟大不是因为他信了佛教,而是因为他陪他的小儿子信了佛。还记得父亲最后一次面会对我说的话,也是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:‘看到你我就高兴了,爸爸不怪你'。每想到此,心就好疼好疼,忏悔之心真难以言喻。也许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不相信,我父亲走时,我真的感应到了。在我回去见他最后遗容时,我念了大悲咒和高王观世音真经。虽然戒护回去时间有限,但连我们主管都看到了,父亲的脸隐约散发出了光彩。大姊说父亲走得很安祥,没有痛苦。我想这是菩萨知道父亲是善良的,在他最后有限生命中,让他进入了佛的世界。

如今的我虽身系禁锢中,活动空间受限,但自虔心念佛以来,始觉万法唯识;一切由心。受佛法之薰陶,心量也逐渐大了起来。今是而昨非,回首过往之荒唐岁月愧悔不已。今后我将以感恩和忏悔之心勤念经咒,回向给我往生的父母,回向给我的被害人,回向给虚空界一切众生,还有曾因无知而拿掉的两个孩子。我这一世造的杀业太多了。我知道我的报应早晚会来,我也不敢再造恶业,且会在我往后的生命中,尽全力去保护众生,来弥补我的罪业。

\

我书读得少,对于造词用句上可能无法很清楚的表达内心所想,但诚如海涛法师所说;学佛不见得是高级知识份子就容易得道,因为太聪明太会辩论,脑袋装的怀疑太多,反而不容易进入佛的世界。还是愈单纯愈好。只要有一颗善良与虔诚的心,我想一定能洗净我的所有尘业。

※人间世界,红尘滚滚,善恶纷纷,人生一世,生老病死,喜怒哀乐,皆为常事。但愿苍生俱饱暖,是为吾心!

本文链接:伟大的父亲

上一篇:修持懈怠 几遭枉死 (刘宋 僧规)

下一篇:修行佛法的最高境界是:全仗佛力

推荐阅读